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打水 > 正文

对话可可维奇:学校空球场让我想哭中国足球崛

时间:2020-08-14 17: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这位66岁的老人,17年前就来到中国。他在申花、鲁能足校等多个地方,为中国足球青训发展打拼至今。 作为中国足球青训的耕耘者之一,他培养出的郜林、周海滨、毛剑卿等优秀球员...

  这位66岁的老人,17年前就来到中国。他在申花、鲁能足校等多个地方,为中国足球青训发展打拼至今。

  作为中国足球青训的耕耘者之一,他培养出的郜林、周海滨、毛剑卿等优秀球员至今活跃在赛场上。

  然而提及中国足球的未来,这个早已视中国为“第一故乡”的老头毫不留情——底层薄弱的中国足球想要线年。

  当1999年,可可维奇来到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出任总教练时,所面对的几乎是一片“荒漠”。可可维奇 本文图片均为 东方IC 资料图

  “当时我看到的那幅景象,说实话印象不是很好。”老可可向澎湃新闻()记者毫无掩饰地说道。

  “当时我们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4个教练和1个守门员教练。虽然有教练,但教练对专业足球培训这一块其实了解很少。所以等于在带队的同时,我还要培养教练。”

  在听取可可维奇的意见之后,2001年,鲁能对足校基地进行了全面的翻修。24片真草场地,新的宿舍和力量房,整个基地焕然一新。

  “学生渐渐从86个变到156个,350个,后来增加到1000多个。他们投放了很多广告,很多人都来报名,基地里面都快待不下。我们从里面进行选拔,然后教练也多了,新增了大概20到30名教练。”

  在山东,可可维奇看到了青少年足球的“井喷”,然而在那之后,由于大环境的原因,中国足球并未崛起,而是走上了回头路。

  绝大多数人会猜测,在如今方方面面支持足球的大环境下,对比十几年前,中国的小球员是否更多了?

  老可可不禁摇了摇头,“少,少多了。”冰冷的现实让他都觉得残酷。2016年8月21日,2016全国少儿足球邀请赛决赛在安徽大学龙河路校区收官。

  “我想是在2013年,当时我在为上海体育局工作,在集训基地碰到了当时中国U15国家队主教练张海涛。我问他,这次你带来了多少孩子参加选拔?他说,我把全国所有的U15注册球员都带来了,32个人。”

  这样惨淡的状况在他此前的经验中几乎是无法想象——一个人口超过13亿的大国,只有可怜的32名U15注册球员。

  “我记得很清楚,之前我在鲁能足校的时候,中国足协请我去担任青训冬令营顾问,当时来了16支中超中甲俱乐部的U15梯队,一共有差不多500人。申花也是一样,当时球队里有各个年龄段梯队,但现在他们就只有30来个孩子。”

  在老可可看来,经历过一段黑暗的低潮期后,中国足球现在不得不面对从头再来的窘境。

  中国年轻一代球员并没有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希望之星更加无从谈起。他不讳言,中国联赛最好的球员,依然还是之前的“那一代”。

  “我觉得中国完全毁掉了自己的青少年足球。”老可可遗憾中透着些愤懑,“没有孩子你怎么能发展足球?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中国的职业联赛在众多资本的涌入后,变得火热起来。一众国外巨星的加盟让人们仿佛有中国足球“黄金时代”即将而来的感觉。

  “现在人们都在谈论巨星。他们能帮中国球队获得中超、亚冠,但外援只会让俱乐部得到提升,让他们的队友踢得更好,并不会有助于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

  老可可表示,目前中国球队如果去掉外援,国内球员的阵容都比较薄弱,绝大部分球队都难以像欧洲球队一样有足够的板凳深度去应付双线甚至是三线作战。

  “想要在未来发展中国足球,校园足球才是首要的任务。”可可维奇说,“等有了坚固的基础,有了踢球的小学生、初中生甚至大学生,才会有未来中国足球的发展。”“在中国,你问家长是否愿意让孩子去参加运动,99%都会拒绝,他们觉得孩子上学就应该去学习。”

  “在中国,你问家长是否愿意让孩子去参加运动,99%都会拒绝,他们觉得孩子上学就应该去学习。”

  假期里的尴尬一幕更令老头伤感,“现在暑假学校不上课,每天早晨我路过学校,看到里面空荡荡的操场,我都想哭。没有人在里面运动。”

  “在欧洲,即便是暑假,学校的运动场上全是孩子,从清晨8点到晚上10点都有人。这可能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中国也需要这种观念。”

  对于如今中国着力打造的校园足球,可可维奇直言这不仅仅需要时间和行政力量,“教育部现在正试图改变人们对运动的观念,这很好,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整个社会的推动。”

  为中国足球贡献了17年时光之后,老可可说自己早已把中国当成了“第一故乡”。

  如今,已经66岁高龄的他仍然默默扎根于中国的青少年足球工作。7月28日,2015-2016中国高中男子校园足球联赛总决赛在翠园中学初中部运动场举行的冠亚军决赛。

  他和上海聚运动俱乐部合作创办了“聚运动可可维奇足球学院”,同时还与上海市教委合作打造了“外教入校”、“校园足球教练培训班”、“幼儿园巡回公益行”等项目。

  虽然他随即解释这只是个玩笑,但也强调真想让中国足球有一个坚实的体系,而非一时热炒,即便用不了一个世纪,也必然需要漫长的积累。

  “我确信,要让中国足球‘起步’,就需要至少10年的时间。去组织校园足球,建立校园竞赛的体系,去建立青少年球队的训练标准,培养球员、教练,也让职业球队做好自己的青训。做好这些之后,需要20年的时间来发展,来思考和寻找发展足球的方法。”可可维奇说。